娄山关月|亲 戚

01-12 21:52 孟学祥  首页 静观4D时代


我站在堡上小学的操场边上,看着孩子们在操场与松林里穿进穿出,时不时有孩子跑过我的身边,亮一串欢乐的笑声,然后隐没在不远处的松林里。   


   这是最后一节课了,我要在这里等着那个我刚认识的孩子——黎跃成,那个在读三年级的孩子答应我,放学后叫我与他一起到他亲戚家去吃饭。他告诉我他和他妹妹以及他们寨上的几个人都住在亲戚表姑爷家,放学后就到那里去吃饭,晚上就在那里住,星期五放学才一起回家,星期天晚上又从家赶回亲戚家,星期一才赶上时间上学。黎跃成不是堡上人,他的家距堡上还有近10公里的路程,他的老家曾有一所小学,前几年停办后,他们那里的孩子都只能集中到堡上来上学。


  放学后我跟着黎跃成向村子走去,通往村子的路上全部晃动着孩子们的身影,他们一个个几乎都小跑着涌向远处的村子,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先是从脚步开始,然后就一点点地浮现到脸上。

  因为有陈校长的介绍做铺垫,我已经懂得了这些孩子和这些亲戚的关系。走进黎跃成的亲戚家,我看到先来的孩子们已经坐上桌了,两个70岁左右的老人站在孩子们旁边,一次又一次地呵斥着孩子们的吵闹。我想,这两位老人应该是黎跃成所说的表姑奶和表姑爷了。我们到后,老人问我是不是要和孩子们一起吃?我说让孩子们先吃,我等一会。我的回答让两位老人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,一瞬间的犹豫后,其中的老爷爷对我说:也好,让孩子们先吃,等会你和我们一起吃,我们爷俩喝两杯。

  孩子们狼吞虎咽的样子让我想到了“风卷残云”这个成语,转眼间一大锅饭就见底了,再来看锅上的菜时,刚才还满满的一锅,现在也被吃得一点不剩。吃好后孩子们把碗一放,背起书包就要往学校去。趁老奶奶收拾孩子们吃剩的残局时,我问老爷爷:孩子们中午都不休息?老人说这些孩子都没有午休的习惯,都是吃成饭后就往学校跑。

  看着孩子们心满意足地离开家门后,老奶奶才从厨房里端来一碗菜,这碗菜和刚才孩子们吃的菜没什么区别,仔细一看,才发现菜里的肉没有刚才孩子们吃的肉多。老奶奶不好意思地对我解释,今天听说我要来,他们才去买了点肉来炒,原以为我要和孩子们一起吃饭,就在那个锅里多放了点肉,他们两个老的牙齿都不好,肉嚼不太动,就把肉都留在那个锅里了。老奶奶一个劲地对我说好话,这反而让我感到很不安。

  吃饭中两位老人告诉我,这些孩子的父母都不容易,都在外面做事(打工)、找钱不容易,他们不好意思多收他们的钱,收两个钱只够买菜给孩子们吃、够买柴火煮饭,平时节约点,到星期五还有钱,他们就会买点肉来炒给孩子们吃,给孩子们补补。我知道两位老人与许多孩子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戚关系,都是一家托一家、一个托一个,找到老人后把孩子送过来叫老人帮管,让孩子们在这里读书有个吃饭和歇脚的地方。老人说,都是隔山隔水的亲戚,哪个都有难处的时候,孩子都来了哪个能不管。老人们的儿女也是在外打工的人,孙子们长大后也是打工的打工,上学的上学,家中只留下两个老人自己生活。喝酒中,老爷爷还不无自嘲地对我说,孩子住进来后这个家也热闹,有生气了,我们两个孤老也好像找到了伴。

  老人的笑写在脸上,我知道这是老人真诚的笑。从我知道两位老人每顿都是吃孩子们剩下的饭菜后,我就对两位老人生出了无比的崇敬。住在他们家的这些孩子,虽然用他们的话来说都是亲戚,但我知道有许多孩子和老人,都是一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,但老人却把他们都当自己的孙子来看待,不光给他们做吃的,安排他们住宿,还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。为了减轻孩子家长的负担,老人们还自己种菜吃,节约出来的钱不是揣进腰包,而是用来买肉,给孩子们改善伙食。这样的亲戚,在这片土地上,我想不仅仅只是黎跃成这样的孩子碰到,别的我没有走动的那些亲戚家,也应该会是这个样子吧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首页 - 静观4D时代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