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1块钱”购画刷屏,发起方创始人讲了他的故事:寻找梵高

摘要: 让每个人去感受艺术的治愈力量,让每一个地方都有原生艺术的绽放。

12-11 22:42 首页 诺亚财富

(点击文末“阅读原文”,一键预约理财师)

昨天被腾讯公益平台发布的“1元钱购画”活动持续刷屏,相信你们的朋友圈也一样。


每次提到募捐活动,大家都会神经紧张,这次快速传播的“小朋友”画廊究竟是个什么活动?它是为了消除社会偏见,帮助患有自闭症、脑瘫、唐氏综合征等精神障碍的特殊人群改善生活,融入社会,实现自我价值。


这次的发起机构是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,项目发起机构的创始人苗世明表示:


很惊讶,没有想到会刷屏。但很开心,能帮助孩子们展现自己潜能,这次刷屏也说明了公众对他们认知的提升。


这36幅画是从10个城市的小朋友作品中筛选出来的。“小朋友”画廊不仅可以在线上购买,在南京还有线下的互动体验活动,9月1日在上海外滩将为他们举办画展。


苗世明一直在坚持做的,是去挖掘这个人群背后巨大的原生创造力。我们找到了这位创始人的一次演讲,讲述了他的故事。


我想自由,于是画了一幅画


今天我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。


我7岁那年开始上幼儿园大班。我特别调皮,去的第一天就跟班上最厉害的男孩打架,我打赢了,但是老师把我关在一个小办公室里面,等我妈妈晚上接我回去。


看着窗外天空渐渐暗下来,我觉得挺伤感,挺孤独的。我很想出去,很想获得自由。


这时候我看到桌上有一张纸,我开始画人生当中的第一张画,我想画一点东西让老师知道我内心的感受,让她知道不应该把我关起来。


我在这张纸上画了巨大的树,画了很多小鸟,有的在飞,有的在树上。


第二天老师告诉我妈妈,说你应该让他学画画。


从此我开始自己画画的历程,去通过画画表达自己的情感,并一直持续到高考。


我2003年从中央美院毕业,之前觉得画画还可以上学真是太好了,大学毕业后我还当了三年老师,但后来也是很痛苦,因为都是应试教育,参加高考都要画得很美啊,很完整啊,很精细啊。


我找到喜欢的事,就是寻找梵高


一直到2009年,发生了一件对我影响蛮大的事情。


我在北京策划798双年展,那时候我们策划了一个叫WABC计划的项目,其实就想让人人都当艺术家,让一些社会底层的人群去学习现代艺术。


但这个展览做得不是很顺利,一段时间后我就发现找不到这样的人,他们都很忙。



结果我后来在北京朝阳区亚运村一个社区里面找到14位这样的人,他们被称为精神障碍、智力障碍、自闭症、脑瘫、唐氏综合症等各种情况。


我当时陪着他们一起画了一个月的画。这件事对我改变非常大,印象特别深。


其中有一位男士,他被车撞过,有点智力障碍,他每天只用铅笔画一些小人,但是我发现他每个小人画得都不一样,这让我很震惊。


我觉得他其实是有自己的思想,有自己的感触,有自己的情感。


我好像发现了一个我不太了解的世界,他明显比我画得都好,每一笔都发自自己的内心。


后来那个展览挺成功,很多公众媒体去关注,到后来我才发现,这样的人群比例在中国其实很高,但是我们并不了解他们。


于是我就思考,可能是我们预设了正常和非正常这样的语境,很多这样的家庭不愿意把孩子带上街头,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,不像欧美国家,你会看到他们去超市,去坐公交车。


另外一方面我也发现,其实这样的艺术在上世纪40年代的法国已经有了,杜飞曾提出过一个词叫ArtBrut,他将其称为原生艺术,就是指精神障碍患者的作品,民间艺人的作品,还有通灵型人的作品。


所以那时我就想可以做一点事情了,可以陪他们继续画下去。


他们会去表达自己的情感,他们不只是疯子傻子。其实他们有意识,有自己的感受,只是你听不懂,或者说你看不懂。


从那以后,我就终于找到了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,就是寻找梵高。


梵高也是个活着的时候并不被公众认可的人,但是他非常热情,他是一个可以用自己的鲜血去创作作品的生命。


三个小朋友,三个不同的世界


这是我今天带来的三个案例,三个小朋友,我看到的三个生命。


《大海》


这是来自广州的一个叫捷麟的孩子,他的画让我觉得很震惊,因为他可以非常强烈地用自己的情感去表达。


捷麟是一个1994年出生的自闭症患者,他在创作时非常投入,而且非常有情感。我见过他第一面以后马上从广州回到上海,因为手头还有事情。


但是大概两天后,他妈妈就给我发了一张画,就是画我跟他的合影,画得很像,甚至触动了我,我说我一定要帮助他,或者说陪伴他。


这张画让我看到了自由,是一种人性对生活、对自己情感表达的自由。



第二个孩子小龙,我私下里叫他龙哥,因为我总是会从他身上收获很多东西。


他在布框上去画这种像油画的作品,然后还用了一些粉笔,他画的是他的妈妈,他这一系列我都觉得特别有触动感,非常简洁。


小龙


小龙是双鱼座,情感非常丰富。


我觉得他有点现实浪漫主义,明明是一个火烧云,但是他可以把海洋都变成红色。


我觉得我看到的是爱,是人与人的爱,是人与自然的爱,甚至是人与宇宙的这种爱。这种原生的语言能够非常真诚地去触动你。



第三个孩子叫小宇,我在他9岁时遇到,教了3年。


这个孩子特别有意思,就是来回乱跑,乱扔东西,典型的自闭症情况。


大概教了一年时间,突然有一天,他妈妈拿过来一个圆形的纸盘子,过生日用的那种一次性纸盘,上面画了很多漂亮的色彩。


我说,哎呀,太棒了!

我就跟他妈妈说,你不要让他再去画房子、树、车,因为他妈妈总是强迫他去临摹,实际上这孩子并不喜欢。


我从这里看到了小宇的世界,我说你就让他画200个盘子,需要任何的物质支持,我们来提供。同时你也不要去干预他画的内容,他画什么都可以。


结果一个月以后,他妈妈带着这些盘子回来了。



这只是一部分,还有非常多,包括他看完梵高的星空以后,还会画一个像星空一样的盘子,非常漂亮,很震撼。


我觉得这是纯粹,是一个人用这些色彩,这些工具,特别纯粹地去表达自己的情感,而不是你要我去像谁,其实你就是你自己,你能很真诚很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情感。


这一系列盘子对他妈妈的改变也非常大,她再也没有那么要求自己的孩子,而且这小朋友也就越来越愿意很配合身边的人,因为他的语言出来了,你接纳了他,他们就不会再闹,也愿意去跟你有一些互动。


所以这样的一个故事我们就做了六七年,在很多城市里不断地去寻找,或者说去发现这个世界,去找到更多的故事带给大家。


到2014年的时候,我遇到一个事情,我觉得真的很是机缘巧合,因为我们有一个孩子叫言言,他是宝山的自闭症男孩,也是我四五年的学生了。


我去他家做家访的时候,他家里有只小鸭子,他特别喜欢小鸭子陪着他,他妈妈告诉我他喜欢香港的大黄鸭,然后刚好14年年初大黄鸭的运营团队来找我:大苗,你是策划人,你是艺术策展人,帮我们想想大黄鸭怎么进入中国。


我说太棒了,我说我这有一个孩子,他有一个梦想,希望大黄鸭到上海来,你能不能接受我们这样去做一个策划合作?


他说OK。


然后我就画了一张画,也是我的憧憬,其实这时候我也想起来我的小时候,画了这样一张画,然后给霍夫曼。


我说我有一个愿望,我希望你们在黄浦江边像这张画一样拍张照。



我可能在做了这几年项目以后,对自己有更多了解以后,或者这种付出也好,这种沟通陪伴也好,或者每天看他们的画对我的触动也好,我变得很快乐。


让每个人去感受艺术的治愈力量,让每一个地方都有原生艺术的绽放。


所以我经常会去想,我也去很多国家看,我觉得我们的生活环境也好,社会也好,可能太多的充斥了权力和金钱这样的语境,让我们少了很多对生命、对自己、对你的原生文化的关注。


所以在这里,我也真诚地邀请大家,如果对他们对这样的艺术特别感兴趣的话,也希望你们可以参与进来,或者说陪伴他们,其实会有很多改变。


我觉得每个人内心当中都需要保有那种原生的力量,对自由对爱的这种追寻,甚至是一种人性的回归,这就是我想说的话。


*来源: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创业邦(ID:ichuangyebang)、造就(ID:xingshu100),授权请联系出处。


也许你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
*上期必读 你可能不知道:这三位悄悄当过世界首富,最短的只有3个小时...

热点 诺亚控股半年报 | 保持透明 自律前行

观察 手握100万,如何进行投资?|我问理财师



还不是会员?点击【阅读原文】,赶紧预约理财师!


首页 - 诺亚财富 的更多文章: